暗恋是一朵花

爱上爱情本身

论被子的有效利用方式(关于一被子和三被子的脑补)

关于“一被子”和“三被子”的脑补。
——————————————

秋天的北京气温已经下降得很明显了,南北两方哪边冬天更冷的话题眼看在网络上又要慢慢红起来。 但气候习惯之争并不仅限于南北之间、豆花咸甜,同在南方,也会产生分歧。比如……

伍嘉成和谷嘉诚都觉得对方不可理喻。

体院毕业的谷嘉诚健壮,健身小有成效,是训练营的肌肉担当。音乐学院在读的伍嘉成相较纤长,街舞跳得不错,却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

健壮的谷嘉诚不怕冷是自然而然的事,纤长的伍嘉成怕冷也不奇怪。

然而怕冷这件事在同一个人身上还分时间段和部位就有点奇怪了。

所以两个jiacheng都觉得对方很奇怪。

伍嘉成不懂谷嘉诚为什么会在短衣短裤外穿上件棉背心。看到谷嘉诚裸露在秋风中的胳膊腿,伍嘉成不由自主地替他感到一阵寒意;而看到老谷的棉背心,又是一阵燥热——心好累。最不适应的是到了晚上,谷嘉诚只穿裤衩睡觉。老谷皮肤白,身上不晒太阳,比脸还白,白花花在寝室里晃悠,小伍觉得眼睛没地方放——心更累。

谷嘉诚不懂伍嘉成在白天和晚上表现出来的两种体质。自己秉承保暖重点是护心的养生之道,棉背心已经早早上了身,而伍嘉成白天就是一件单衣。可是到了晚上,如果温度计上早晚温差有10度,在伍嘉成身上一定是乘了至少三倍系数。晚上的伍嘉成就像沙漠中的獴一下落到了极地,恨不得把被子长在身上过日子,连睡觉都穿着衣服,也不嫌麻烦。

“我的队友真奇怪。”嘉成兄弟心有灵犀地想。

两人分到一间房时夜里还不算太冷,伍嘉成在睡衣和被子双重加持下也还能够睡个好觉,谷嘉诚则常常在睡梦中从被子中翻出来,让小伍一睁眼就看到令人羡慕的肌肉。

随着秋意渐浓,冬日将近,训练营的夜晚也越来越冷。节目组及时给大家加了被子,每人按两床被子配置,能添能减。

发被子的那天,谷嘉诚一副不领情的样子:“发这么多被子干嘛?疯啦?”

伍嘉成则欢欣鼓舞:“太好了,可以加被子了,正觉得最近晚上好冷睡不安稳呢!”

老谷看他一眼:“你这么怕冷啊?要不然我这床也给你吧。”

“啊?”伍嘉成惊喜地看着老谷“老谷你不要?晚上你盖一床被子不冷吗?”

“不冷啊,我还热呢。”

“那谢谢啦!”小伍欢欢喜喜地把两床被子都抱到自己床上。

谷嘉诚心想,床上能少堆一条被子也是好的,不然睡觉时踢乱了第二天还得叠。

两人各取所需,同时感受到了有队友的好处。

其实伍嘉成也没有每天都盖三床被子,不是太冷的夜里两床被子也够了。

直到寒潮来临。

突如其来的寒潮一下让气温降了10度有余,夜里最低温度已届零度,偏偏还未到供暖时间,暖气公司还在检修准备,一时半会开不起来。节目组见机行事,立即组织了一批电暖器给大家,毕竟如果有人冻坏了,影响节目制作损失就大了。

在别人是降温10度,在伍嘉成乘上系数以后就成了降温三十度,电暖器、三被子、睡衣刚够保障他温暖的睡眠。旁边谷嘉诚的一被子加上电暖器也刚刚好。

这天晚上两人熄灯睡下,屋子里只有电暖器石英管昏红的光映着,给人以生理和心理双重的温暖感。忽然眼前一黑,屋子坠入深沉的黑暗中,连平时窗外城市的亮光都没有了。

“噫,怎么了?”小伍吃了一惊。

谷嘉诚摸过手机摁亮,充电图标消失了,爬起来看看外面,训练营一片漆黑。“好像停电了。”

突然增长的用电取暖负荷把这个街区的供电设备烧坏了,电力公司正在组织抢修,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恢复。工作人员挨间通知了大家这个不幸的消息。

这将是没有电暖器的一个寒夜。

伍嘉成蜷缩在三床被子下面,呼吸着逐渐变得冰凉的空气,感到被子里的热量在一点点散失。真要命,他想,三被子都不够盖了。突然醒起,自己三被子都不够盖,谷嘉诚只有一被子,他再不怕冷恐怕也不行吧。

赶紧探出头去看老谷,一阵冷空气立时乘虚而入,好冷{{(>_<)}}!

果然见平时四仰八叉的老谷现在也紧紧裹着被子。

“老谷,老谷。”伍嘉成小声喊道。

“嗯?”老谷闷声回答。

“你被子太少了,拿一床回去吧。”

“不用。”

“不行的,平时有电暖器,你可以盖一被子,现在停电了,这么冷只有一床被子会冻坏的。”伍嘉成急了。

“不用,我不怕冷。”

伍嘉成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竟然从被子里跳了出来,抱起面上的被子丢到谷嘉诚身上,顺手伸到他被子里摸了一把:“你还嘴硬!声音都冻抖了,身上也凉了,冻病了怎么办?我们还要比赛呢!”一面噼里啪啦的数落老谷,一面光速钻回剩下的两床被子中。就这一出一进,已经要打寒战了。

谷嘉诚受了数落,没吱声。隔了一会才说:“嘉成,平时有电暖你都要盖三被子,现在没了暖气,你还拿被子给我,你怎么办?”

伍嘉成没回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只知道不能因为自己让老谷冻着,何况被子本来就是老谷的。

“嘉成……”老谷又开腔了,有点吞吞吐吐,小伍正忙着催眠自己遗忘寒冷,没听出来。

“嘉成,我倒是有个办法。”老谷下了决心。

“什么办法?”小伍被冷得有点思绪混乱的想:“难道钻木取火?”

“我们一起睡吧,被子也一起盖。这样被子就不会不够了。”

小伍眼前一亮,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两个男生挤一挤没啥,在大学里外校朋友来玩也在宿舍单人床上挤过。“好啊,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我过来吧。”话音刚落,就感觉身上覆上了比一被子更重的重量,然后老谷的身体钻进了被子。

“老谷!你没穿衣服!”

“我穿了裤子啊。”

“……”

“老谷,你穿件睡衣吧,我老碰到你很怪呢。”

“穿衣服我睡不着。”

“……”

“嘉成,要不我掉个头睡吧?”

“好啊好啊。”

“老谷,要不你还是掉过来吧,对着一双脚睡觉有点……”

“好。我也不想对着脚。”

“……”

“嘉成,你觉不觉得热?”

“有点。四床被子好重啊。”

“……”

谷嘉诚爬起来,一阵悉索之后又钻进了被子。不过这次他和伍嘉成之间隔了一床被子。

“我们一起盖三床被子。你怕冷,多盖一床,我怕热,盖两床,我们的体温在被子里互补,正好起到电暖器的作用。你也不用操心我不穿睡衣了,完美。”谷嘉诚对自己的分派十分得意,话都多了起来。

伍嘉成裹在最内层的被子中,外面是谷嘉诚的身体,两人偎依着把对方当成温水袋,两床被子包裹着他们。多出来的一床被子静静地躺在空着的那张床上。

“完美。”伍嘉成迷迷糊糊地想,沉入了温暖的黑甜乡。

……

第二天早上伍嘉成醒来时,包裹全身的温暖让他舒服得不想睁开眼睛。不管盖几床被子,开几个电暖器,都没有过这么恰到好处的温暖感,就像在春夏之交的傍晚,夕阳暧暧,熏风荡荡,让人懒洋洋的只想沉醉其中,一直睡下去。

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赫然是一颗泪痣,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颤动着,仿佛一滴摇摇欲坠的泪,然后是在泪痣上方投下重重阴影的睫毛,飞扬的眉,英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粉丝总说老谷美颜盛世,伍嘉成从这个距离和角度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

回过神来打算起身,才发现自己全身被禁锢住了,谷嘉诚正以郭子凡抱大宝贝的姿势连被子一起把自己抱成了一个铺盖卷儿。试图挣扎出来换来的是对方下意识的抱紧。三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伍嘉成决定放弃偷偷起床的想法。

“老谷,老谷。”

被叫的人拱了拱,腿架得更高了。

“老谷!老谷醒醒!”

“嗯~”伴着鼻音把头蹭到肩窝处,毛茸茸的短发把伍嘉成脖子挠得好痒。

“老谷起床啦!”

“别吵~”整个人爬到铺盖卷上趴着,好像这样能压住铺盖卷不要老是发出闹钟的声音。

这个姿势就有点尴尬了,而且,好重!伍嘉成生无可恋。

“谷嘉诚你快给我起来!!!”整个训练营似乎都响起了回声。

真是元气少年啊,冻了一夜还这么中气十足!被冻得一夜没睡好的众人由衷感叹。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暗恋是一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