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朵花

爱上爱情本身

平行宇宙(三)

重度拖延症患者终于更了~~~
厚起脸皮求鼓励与反馈。

--------------------------------------------------

——稳恒态不易证明。

“那位方队长好酷哦!”小伍啧啧赞叹。

“外形不错,可惜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老陆一面开车一面回应。

“你所谓的女人味就是丰乳肥臀吧?”老谷靠在座位上懒洋洋地嘲笑道。

“就你喜欢竹竿型的,品味独特。”老陆不甘示弱。

“我觉得贺警官挺漂亮的,方队长如果穿警服应该更帅。”小伍道。

“你就别夸她了,她可是给咱们出了个大难题,第一部人设都定了,现在改剧本够呛,肖编嚷嚷着干不了,还得做他工作。”老陆摇头

“你们说这个方队长有没有杀过人?”

“啊?”

“啥?”

伍陆二人都被老谷突如其来的问题震惊了。

“我看她眼里有杀气。”

小伍抿着嘴唇,微微皱起鼻子,像一只小猫一样努力思索起来。“应该没有吧,我没觉得她有杀气啊。刑侦队是管破案的,应该不需要杀人吧?”

“老谷你真是警匪片演多了,这是天朝帝都,你当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黑社会天天火拼啊?刑侦队一般就抓抓小偷,破破情杀案,真要动刀动枪干真格的还得靠特警、部队,哪里会轮到一介女流去打打杀杀。”老陆对谷嘉诚的脑洞嗤之以鼻。

谷嘉诚撇撇嘴,没再吱声。在心底默默认定,这个方嘉程,绝不止抓抓小偷这么简单。

 

“最受观众欢迎男演员:伍嘉成。”随着颁奖嘉宾的话音落下,大屏幕定格在身着警服的伍嘉成剧照上。伍嘉成步履轻快地上台接过奖杯。“感谢主办方,感谢导演,感谢剧组……最后,要特别感谢我的好兄弟谷嘉诚,一直与我并肩作战,在剧中的角色默默保护着我,在剧外默默忍受着我。老谷,这个奖也有你一份。”大屏幕切到坐在台下的谷嘉诚,老谷笑着挑挑眉,举起双臂交叉做了个“×”号,伍嘉成在台上同时做了个“+”号,掌声欢呼声粉丝的尖叫声混合着激动人心的音乐把气氛推向了当晚高潮。

今日既是元宵节,又是《绝地双雄》获得年度电视剧颁奖礼最佳收视电视剧和最受欢迎男演员两项大奖,颁奖礼一结束天极众人就转战到了庆功宴。

《绝地双雄》成绩斐然,连公司控股方的大boss都出现在庆功宴上,着实把天极众人褒奖了一番,临别还和主创们热烈握手。很官方的套路,也确实是重视。控股方是国资单位,看人总有几分论资排辈,天极艺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嘉成兄弟在其中排位一直算是中上,今晚奖一拿,手一握,老陆在旁边看着,心道:“总算拔尖儿了!”

所的人都嗨翻,虽然谷嘉诚在最佳男配角奖项上败给了一部家庭剧中的老前辈,但显然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平时的面瘫属性荡然无存,到处碰杯拜年,几圈下来酒已不少。伍嘉成酒量不大,预先就做了心理建设,想着今晚可别喝醉了,有心控制之下反而保持了清醒。看老谷满场乱飞,找机会逮住他,在耳边叮嘱:“控制点,别喝太多了!”

老谷笑嘻嘻道:“高兴嘛!放松一下。”

小伍皱眉:“你胃又不好,待会喝多了又该难受好几天了。”

老谷也不反驳,举起手中酒杯对小伍道:“说真的,我俩还没喝呢,来,祝贺你!”

小伍警觉地往两边看了看,悄声对老谷道:“我俩还喝什么,能少一杯算一杯吧。”

老谷认真地看住小伍:“这杯我是真想祝贺你,这么些年了,今天这个奖对你来说是实至名归,真心为你高兴。”

小伍眼圈微微泛红,原本明亮的眼眸泛起了波光。是啊,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磨炼下来,自己早已不是当年敏感脆弱的“爱哭鬼”,然而此刻,满堂欢笑中,听着谷嘉诚的言语,看着他深沉的眼眸,忽然满腹心事一齐涌上,只想如当年一样伏在他肩头痛哭一场。

然而毕竟已经有所修炼,垂下眼睛躲开老谷的眼光,咬了咬唇,唇上的疼痛击退了心里的酸痛,将泛起的泪光收回心里,抬起头展颜一笑:“傻瓜,我杯里是水。”

老谷一愣,也不禁笑起来:“好啊,竟然耍诈!”伸手便薅小伍头发。

小伍拍开他手笑着闪躲,两人正闹,忽然听身后有人道:“这就打起来了,果然嘉成兄弟幕后不合是真的。”

两人转过身来,见一中年女子端着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正是天极公司总经理罗丹。

罗丹那句话显然是调侃二人,谷嘉诚顺杆爬道:“就是嘛,他老欺负我,丹姐要给我主持公道。”

罗丹道:“我都看见了,明明是老谷你先动的手。”

谷嘉诚无辜地瞪大眼睛:“冤枉啊,我就是像慈父一样给他整理一下发型,哪想到就遭受了家暴!”

小伍气笑,指着他一时还不上嘴。罗丹笑道:“老谷你这口才见长啊,不用小伍代言了,还能反过来代言小伍。”

伍谷二人赶紧为老总的幽默感哈哈笑,小伍顺手又给了老谷一拳头。

罗丹举起酒杯道:“今天我要特别敬你两兄弟一杯,嘉成兄弟值得天极公司骄傲。”小伍想到自己杯中是水,拿来跟女老总干杯有些愧疚,脸上就显出了几分迟疑。

老谷揽过小伍肩膀,对罗丹道:“哪能让罗总敬酒,这一杯是我们敬罗总的。”边说边把肩膀上的手紧了一下,暗示小伍别露馅。小伍此时也只得硬起头皮装到底,和谷嘉诚一起举杯要干。正要糊弄过去,编剧肖楠左手拎个分酒器,右手拿着酒杯,摇摇晃晃插了进来。

肖楠这人,酒量不大,酒胆不小,酒品偏又不怎么好。好找人斗酒,斗不过醉了又要闹酒,别人私底下说他酒品差,他自己倒觉得这是魏晋名士的风流做派。

此时肖楠已有了六分酒意,过来就道:“罗总,跟嘉成兄弟喝不带上我可不行!他俩演活了我塑造的人物,我也要敬他们一杯!”

罗丹道:“这杯是我敬他们的,等喝完你再敬。”

肖楠仗着酒势,不依道:“罗总,你是领导,你压轴,我插个队,我兄弟仨先来一杯!”罗丹也不与他一般见识,便退开半步让他去闹。

肖楠举起酒杯要和嘉成兄弟干杯,忽又停下,看着小伍手中的酒杯道:“小伍,你这酒可没倒满,不行!”就要拿分酒器往小伍杯里加酒。

小伍哪能让他加,酒水比重不一样,酒加到水里的瞬间会显云雾状,喝酒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杯子里掺了假,被肖楠看到嚷嚷起来还是其次,要拿水跟女老总碰杯可就露馅了,那可万万不妥。

肖楠见小伍不让加酒,又拉着小伍要换杯,他要喝小伍那杯少的,小伍更不能给他,一时有点僵住。

忽然一只手覆上小伍的酒杯,连他的手一块捂住,再轻轻将酒杯从小伍手里取出,正是老谷。老谷拿了小伍和自己两杯酒,对肖楠道:“楠哥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谢你写了这么好的剧本,惊心动魄、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我们演起来也是酣畅淋漓!我双杯敬你,先干为敬!”不等肖楠说话,咕咚两口将一杯水一杯酒灌下肚去,终于将那杯水毁尸灭迹。

伍嘉成既为老谷的解围松了口气,又听得老谷搬出一堆成语给肖楠做高帽,不由得笑出声来。去老谷手里拿过两个杯子,道:“老谷说得对,楠哥,我也敬你。”肖楠得他二人一捧,斗酒目的达到,也不再啰嗦,痛快跟小伍喝了走开。嘉成兄弟这才又倒上酒与罗丹碰杯。

干杯之后,罗丹道:“你们两个嘉cheng,六年来团结一心互相扶持,十分难得。我相信今天只是你们最初的台阶,以后会更上层楼。”转身要走,回过头来又道:“老谷挺会照顾人啊。”老谷耳朵微微一热,好在面瘫脸尽可hold住,心知这个精明的女强人定是看出了破绽,却不说破。

小伍接连三杯喝得急了,脸上就微微泛起了红晕。他喝酒状态和老谷不同,老谷肤白,偏偏越喝越白,真喝醉了还会略略泛青,按中医讲是最不能发散酒的体质,喝醉最为伤身。小伍肤色较深,是健康的小麦色,喝了酒会脸上微微泛起两朵红晕,再多会连鼻尖、下巴都泛出粉色,但不会满面通红,虽然酒量比老谷稍逊,醒酒倒比老谷快不少。老谷喝多了,本来深情款款的一双电眼会发直;小伍喝多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反而会更亮,灿若寒星。两个人喝酒都不怎么上脸,尤其老谷,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根本看不出他醉了,所以给一般人的感觉是千杯不醉的酒量,只有小伍能够从他说的一个字、一个眼神看出他喝到了什么程度。而老谷也能从小伍红晕的深浅、眼睛的亮度目测出他喝下酒精的数量。

这时两人互相看一眼,同时道:“你别再喝了!”

愣一愣,又同时道:“我没事!”

小伍又好气又好笑,一掌飞去:“别学我说话!”

老谷果然闭上嘴,转身从酒桌上拿了个分酒器:“这是掺了一点酒的水,酒精含量低很多,闻起来也有酒味。你拿着自己倒,别给别人。”顿一顿,又道:“等会出去上个厕所再回来,等回来能分得出你这个和酒的区别的就更少了。”

小伍接过分酒器,道:“那你也弄一盅。”

老谷笑笑:“他们都喜欢倒我的酒,不方便。你待会负责送我就行。”

小伍皱眉:“你又来,不行!”

老谷却已跟其他人在挥手招呼,匆匆赶过去碰杯了。

小伍只得按老谷所授,悄悄拿着“水酒”出去尿遁了一圈。估计酒桌上锋头已过,这才回来用“水酒”将酒桌任务完成。

待到散席,伍谷二人才又碰到一起。伍嘉成一评估老谷眼神,知道他已经是九分醉意。但老谷自控力强酒品好,不像肖大编剧,早就现场直播加摔瓶砸碗被送走了。老谷眼睛虽然已经直愣愣地没了神采,但外表上看起来还是那么淡定,那么——面瘫。

伍嘉成挽了谷嘉诚出酒店坐车。从暖气房里一出来,元宵夜的冷风就吹得两人一哆嗦。伍嘉成赶紧把自己的帽子围巾招呼到谷嘉诚身上,因为喝多的人最怕见风。即便如此,上车前还能与别人自如地道别的谷嘉诚,还是就在上车的那一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暗恋是一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