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朵花

爱上爱情本身

嘉成,别怕


关掉ins,放下手机,伍嘉成闷闷地发了一阵呆。一天紧张的训练之后,旁边床上的室友早已沉入梦乡,他却毫无睡意。思绪纷至沓来,甚至有点记不清自己刚刚在ins上写了些什么。是关于勇敢,关于迷惘,关于真实,关于虚幻……是在夜深人静时最脆弱的情感宣泄。

靠在床头深深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杯子,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轻轻地起身下床,伍嘉成开门来到走廊中。大家都睡了,每个寝室都房门紧闭。客厅静悄悄地,只有窗外的遥远的灯光和更遥远的月光隐约透进来,给家具勾出了一圈朦朦胧胧的的边沿。

此时的黑暗反而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开灯仿佛会打碎这份宁静,于是伍嘉成在微光中摸索着穿过客厅。

“砰”,不知是谁在过道上放了一张椅,伍嘉成不幸撞上了这个意外的障碍。“哎……”那高度好死不死正好碰着敏感部位,伍嘉成不禁痛得叫了半声,怕吵到别人,及时将剩下的半声咽了回去,眼里却是控制不住地泛起了泪花。

“嘶~”倒吸一口凉气,伍嘉成缓了好几秒才直起身来。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接下来走到厨房也还顺利。

喝了水把杯子放下,伍嘉成却不想就回到房间去,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哪怕室友是睡着的。依在厨房窗边,看着外面夜色阑珊,夏夜奥热的风吹在脸上,黏黏糊糊地,完全没有清凉的感觉。他不禁想到在国外的那段日子,酒店房间也很小,但外面环境很好,晚上训练后虽然很累,他和兄弟们总是要出去走走。也许喝一杯饮料,也许看看夜景,也许聊些漫无边际的话题,也许只是坐在公交站台的长凳上,看车辆人流来来去去,体味一个异乡人所能感受的他乡人文和自己的疏离感。那里的夜晚比此时的北京清凉得多,空气也更清新,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觉得是那么松弛和惬意。

现在想来,两周愉快的时间里,大家聊天时都默契地不聊未来,不聊归期,因为那些话题太具体,具体得就像在田间小路散步时,不时会横在面前的大团牛粪、跳不过去的沟渠、埋在土里露出地面仍有一大块的石头——都是些绕不过避不开的东西。

是过去的时光太美好,造成现在的不适应,伍嘉成自嘲地在心里对自己苦笑了一下,头无力地仰靠在窗框上,闭上了眼睛。

“嘉成。”门边传来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

伍嘉成惊讶地睁开眼睛,看到谷嘉诚正向自己走过来。

“谷,你怎么起来了?”

“我还没睡,听到你的声音,就出来看看。”谷嘉诚走到伍嘉成身边站定。

伍嘉成斜倚着,视线比站直的谷嘉诚低了一些,谷嘉诚看到他抬起的眼睛中湿漉漉地反射出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眉头微微地蹙着,脸上失去了平日里总是挂着的笑容,眼神里也没了认真训练时的那股坚定与倔强。此时的伍嘉成,就像一只迷了路的小猫,无助又迷茫。

谷嘉诚努力控制住想揉一揉伍嘉成头发,把他拉到怀里结结实实拥抱一下的想法,尽量用平静的口吻问:“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出来也不开灯,刚才是不是撞到了?”

伍嘉成望着窗外:“睡不着,来喝点水,没事。”

沉默了一会。谷嘉诚抿着嘴唇,低下头又抬起,伍嘉成还是望着窗外遥远的黑暗和虚空。

谷嘉诚再次抬起头,下了一点决心地说:“我看到你发ins了。”

“嗯。”

“嘉成,别怕。”

“……”

“我们都明白,过去的比赛其实只是一场演出。”谷嘉诚做了决定,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倒出来。“演出结束了,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现实。现实它,它可能很丑,很无理,很不公平,但是它就在这里,嗯,在这里,我们必须面对。”

伍嘉成回过头,注视着谷嘉诚。夜色柔和了老谷英俊得有点锋锐的侧脸,圆框眼镜让他更像一个仍然在读的学生。这个人自从回国后,又变成半天不说一句话的“小面瘫”,此刻忽然认真地,有点笨拙地,甚至有点磕巴地,在主动跟自己谈心。伍嘉成不是没有一点惊讶的。

“但是嘉成,”谷嘉诚的语气和表情慢慢变得坚定,“过去的比赛虽然是演出,它并不虚幻,它让我们经历了很多,也学到很多。未来的每一次训练,每一场演出,才是我们要真正面对的比赛!我们就像初次见面时那样,从头做起,从零做起,从前我们能赢,将来,我们也一定会赢!你要不要赢?要不要?”

伍嘉成被谷嘉诚语音和眼光里的炽热深深迷惑了,这是那个曾经说“我好胜心没那么强”的谷嘉诚吗?这是那个总是看起来懒洋洋不争不抢的谷嘉诚吗?这是那个总是要自己代言,说自己把话都说完了他就不用说了的谷嘉诚吗?不,这是另一个谷嘉诚,他的眼睛里、语气里,分明住着一个伍嘉成,那个总是鼓励队友的伍嘉成,那个总是坚持做到最好的伍嘉成,那个不抛弃不放弃,对着必然的结果还是喊出“我们一个都不能少”的伍嘉成,那个不顾一切的勇士伍嘉成!

伍嘉成睫毛一颤,眼泪不争气地骨碌碌滚了下来。

谷嘉诚万万没想到自己发自肺腑的反馈和安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满腔激昂顿时被这两串眼泪浇得灰飞烟灭兼手忙脚乱。这不是在舞台上,在炫目的灯光和粉丝的欢呼中拥抱自己激动的队友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在黑暗的厨房里,面对一个因为自己一番话而默默流泪的男生,那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抱?还是不抱?这是一个问题。

谷嘉诚终于鼓勇把手放到伍嘉成肩上,顿时感受到他哭泣时肩膀的颤抖。想到刚才在ins上看到的那些字句,眼前的小队长顿时化作一个迷惘柔弱的小男孩,心里一疼,也不管人是不是自己弄哭的了,伸手将元队友抱了个满怀。

伍嘉成伏在谷嘉诚肩膀上,棉质的T恤正好擦眼泪,他抽抽搭搭说:“老谷,谢谢你。”

谷嘉诚轻轻拍着他背,低声在他耳边道:“嘉成,别怕,我们在一起,一定会赢,好不好?”

“好好好好。”

……
……

“嘉成。”

“嗯~”

“你觉不觉得,这么抱着,有点热。”

“哈哈哈,死老谷,是有点热!”

“你好了?”

“好了。”

“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老谷。”

“嘉成……”

“嗯?”

“认识一周年快乐!”

一个轻轻的拥抱:“我很快乐。”
……

“对了嘉成,你刚刚撞到哪了?我给你看看。”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痛了。”

“我听见撞得挺响的,来我给你揉揉。”

伍嘉成头上乌鸦嘎嘎飞过:“呵呵,不用了老谷,快睡吧,真的不用了!!!”

谷嘉诚迷惑地挠着后脑,看着如兔子般蹿出去的伍嘉成一连串噼里啪啦地带着椅翻凳倒冲回房间,这人,活力恢复得真快啊!

————————————
昨晚看了ins后,心疼小队长之余好希望有人能够在身边安慰他,一早开了这个脑洞。下午在返家的高速路上一蹴而就,本来是想温馨的,后来就好像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大概是我内心里还是希望他们能以轻松的笑容来面对未来的困难吧。借用雪球的金句:未来很难,但也很好!

求反馈鼓励☺☺☺

评论 ( 13 )
热度 ( 79 )

© 暗恋是一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