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朵花

爱上爱情本身

平行宇宙(七)

啊啊啊感觉过场比剧情还难写!又想交代原创人物又要控制啰嗦,超级佩服能精炼地塑造人物和推进剧情的大手们!希望能对原创人物的人设给点反馈,谢谢^_^在努力埋伏笔然而不知道对读者来说是否能有所感应~~~~~~求反馈

-----------------------------------------------------------

李枫对贺思敏的话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想到了同一个人。然而他还是缓缓摇了摇头:“她不会来参加的。”

贺思敏见上司明白自己说的人选,显然是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反而更有了干劲:“科长,我觉得可以试试,她应该是最适合的人选了!而且她以前也拍过电视。”

李枫还是摇头:“那是以前,这几年她连局里文艺活动都不参加了,而且,要她出镜,还要局领导同意才行。”

天极众人看着二位警官聊得来劲,偏偏不知这位神秘的“她”是何方高人,不由满腹好奇。

还是导演先按捺不住:“我说二位警官,你们真有合适的人选就大方拿出来嘛,这么反复折腾既增加你们的成本也影响我们的进度,大家都很忙的。”用作品说话的专业人士底气就是不同,跟警方说话也是毫不客气。

天极方的制作人也道:“是啊,李科长,有合适的人选就赶紧过来试镜吧,你们不是打算在3月14日“国际警察日”首播吗,现在时间不多了啊。“

李枫歉意地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们说的人条件上应该是挺适合这个片子拍摄的,但是她的工作比较特殊,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她来参加拍摄。这样吧,我把今天的情况回去汇报一下,包括刘导的意见,尽快给大家一个决定。“

送走警方代表和导演,天极众人便开启了八卦模式。

”有意思啊,警方好像还藏着神秘美女呢!好期待!“

”你怎么知道是美女?“

”两位警官都不约而同地觉得她跟嘉成兄弟能搭,说明是尹颖那型的美女,是大美女!“

”切,不可能!有那样的大美女警方还不早推出来试镜了,怎么会折腾这么久?“

”你没听他们说这个人的工作很特殊,要领导批准才行!“

”这是警察局,又不是国安局,那么神秘干嘛?要领导特批的大美女,莫非……嘿嘿……“语气渐转猥琐。

”别乱说啦!“小伍清亮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变得三俗的谈话。”警方也有很多工作需要保密的,你们忘了上次那个方队长说的了吗?“平时总是笑嘻嘻的阳光boy这时沉着脸,一脸的严肃。

猥琐的人自知理亏,干笑了两声:”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小伍哥现在是正能量代言人,不能破坏警察的光辉形象。“

伍嘉成欲待再辩,旁边老谷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他看老谷一眼,没再说什么。老谷慢悠悠道:“今天还拍吗?不拍回去了。”

导演气哼哼道:“演员都没有还拍什么?下次我要签工时约!”

众人正准备散去,出门送客的之之回来了。

“你们猜那个神秘人物是谁?”之之眉飞色舞地考问大家,脸上是喷薄欲出的八卦之情,毫无疑问刚才她已经在贺思敏哪里打听到了那个神秘美女的身份。

“我们又不是警察局的,怎么会猜得出来?”众人纷纷表示不满。

之之很是得意,笑道:“你们请我下午茶我就告诉你们,否则,可能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她真的很难请哦!”

谷嘉诚本来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开,正好走到之之旁边,见之之要爆料便停下来靠在墙上听。这时他忽然开口:“要是我猜到了你请我什么?”

众人齐齐惊讶地看他,不知他如何能猜到从未听说的陌生人,小伍更是已捶了他一拳:“你怎么会知道?!”

谷嘉诚且不管众人的讶异,只问之之:“你请什么?”

之之料定老谷耍诈,大胆接招:“老谷你要猜得到,我请你一个月下午茶!”

老谷笑笑:“一言为定!”伸手跟之之击掌。

“是那位液态机器人方嘉程。”谷嘉诚平平静静地说出来。

在座的除了导演,十有八九参加过方嘉程来的那次交(谈)流(判),听谷嘉诚这么一说,好几个人不由得“噫”了一声。

之之樱桃小嘴张成一个圆圆的“O”字,不敢相信谷嘉诚轻松猜到自己努力打听来的小秘密,更为今后一个月的下午茶感到由衷的心碎。

“老谷,你怎么这么厉害!一下就猜中了。”小伍以崇拜的眼神看着谷.半仙.嘉诚。

“第一,我们大家认识又没有来参加试镜的警察,且是“女”警察,只有这位方队长。第二,提到这人的时候,李枫作为公安局管宣传的科长不能直接拍板,而说要请示更高的领导,说明这人级别跟他相当, 并且身份特殊,方嘉程是副支队长,对得上。第三,之之说我猜出来她请我一个月,但没说我猜错了要请她一个月,也就是说,我就算猜错也只需要请她一顿,这么高的赔率不赌,傻啊?”老谷慢条斯理扳着手指头化身福尔摩斯.波罗.柯南.谷展开推理。

之之被第三条原因气得直翻白眼,忽然灵机一动:“说话算话,从今天起,下午两点半到四点半,一个月,不见不散!过期不候!”

老谷皱眉:“还有时间规定啊?折现行不行?折现我给你打八折。”

之之绷紧了脸道:“当然不行!说好了是下午茶的,本美女一言,十六匹马都追不回来!”公司行政人员按时上下班天天喝个下午茶是没有问题,可艺人不用坐班,除非有特别的事情,一般并不常在公司出现,要谷嘉诚一个月每天下午在公司坐等之之请下午茶,无论如何不可能。之之这是明显要赖账了。

老谷也不生气,笑笑说:“好好,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便往外走。之之见他这么好说话倒有点不好意思,便道:“现在就可以兑现一顿啊。”老谷却没停下:“今天下午有事,便宜你一次。”老谷独身一人在这个城市,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健身,有时约起朋友打打球,大家想他大概又约了球局,也没再留他,各自都散了。

小伍留下和影视部总监聊了一会续集拍摄的安排,出来上了自己车,边发动边打了个电话:“我出来了,你在哪里?”

电话里回答:“我在上二环的石化加油站旁边等你,快点。”

小伍笑道:“看你急得,又不是相亲!还怕你女朋友跑了吗?”

电话里:“比相亲还急,身材好超hot,光看相片就迷死人,晚了被别人抢了你负责?”

小伍:“好好好,我马上来。”

加油站旁,老谷挂了电话,点开约会对象的资料,微笑着又看了一遍,心里痒痒地只怪小伍车开得太稳。

*         *         *         *         *         *         *       

西区警察局里,刑侦支队长雷振扬看着对面气呼呼的副手,笑得几乎可以用”慈眉善目“来形容。雷振扬在警队干了三十年,头二十年是威名赫赫”雷老虎“,后十年随着职位升迁,居移气养移体,年轻时的威势早就神华内敛,变成了”以德服人“的雷队长,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只老虎一旦发威,比起从前只会更加令犯罪分子心胆俱裂。

”小方啊,你就去配合一下吧,你看,市局张副局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太不给面子是吧。再说了,去了也不一定就合适,不是已经刷下来好多人了吗?你也不用太担心。“雷振扬动之以情。

”雷队,现在队里这么忙,上面一直在追积案清理进度,过年期间又是一堆鸡零狗碎的案子,特别占用人力,加上任何部门有案子我们都脱不了配合工作,哪还有工夫去搞那些宣传活动!“方嘉程皱着眉,不想接受老领导的安排。

”张局说了,就去试个镜,一两小时,占不了多少时间。“

方嘉程一肚子没好气:”肯定是李枫那家伙想出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雷振扬赶紧劝慰:”唉唉你可别给我惹事啊,人家李枫也是为了工作,你可别欺负他!部门之间一定要团结协作!“

方嘉程好气又好笑:”雷队我哪里欺负他了?这不是他先把我卖了吗?您还帮他说话。万一试镜过了怎么办?我怎么能参加拍摄呢?“

”参加拍摄也没什么不好啊。你在特警队的时候拍的那个短片就很棒嘛!我们现在就需要多宣传,多树立警察的正面形象对警民协同有很大的帮助,从这点来说,我认为是该大力支持宣传口的工作!“雷振扬上升了一个高度晓之以理。

”雷队,您不是开玩笑吧?这要是参加拍摄,播出以后我还怎么出任务?“方嘉程有点急了。

”小方啊你不要想太多,只是公益片嘛,不至于一炮而红搞到全世界都认得出你的。“雷振扬呵呵笑。

”我当然知道不会,可是平常我们做节目脸部都要打马赛克,这是保密原则,也是防范万一的措施。“

”宣传嘛,你看媒体上经常都有最美警花、模范女警的报道,网友们一水的点赞,对树立警队形象还是很有利的。“

方嘉程对上级偷换概念的做法感到惊异:”那些警花都不是刑侦口,她们不需要去蹲点、卧底、钓鱼啊。“忽地想起一事:”雷队,张局是不是跟您说了什么?“忘了面对的是老上级,语气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

”呵呵。“面对年轻下级敏锐的洞察力,雷老虎竟然一时语塞。

方嘉程一下站起来:”雷队,我说过我要搞业务,我不会去政工部的!“

”坐坐坐,别激动,张局没说什么,我保证!“雷振扬毕竟经验丰富,面对方嘉程的激动反而显得更加放松和慈祥。他在分管政工宣传的张副局长那里接到让方嘉程配合公益片拍摄任务时,提出的各种反对意见与此时的方嘉程如出一辙。然而张副局长毕竟是做惯思想工作的领导,笑眯眯地劝了他半小时,又再次跟他提到市局早就想把方嘉程挖过来,同时提升一格,拍了这部可以预计效果一定不错的公益片,再加以一定的宣传,对方嘉程的晋升会大有裨益。

雷振扬最清楚要靠啃破案率这种硬骨头来积攒晋升资本有多么困难。方嘉程是他最为欣赏的下属,他一方面舍不得这么一把刑侦业务好手离开,另一方面又希望看到她能够有个更加光明顺利的前途。雷振扬自己的女儿正在外地读研,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每次看到比女儿大不了几岁的方嘉程为了案子没日没夜地扑在局里和现场,有时还要面对让男人都会颤栗的危险,他总免不了有种把她当女儿心疼的感觉。因此,最后他还是接受了张副局长的安排。

雷振扬当然不能让方嘉程把矛头对准领导,只得又劝了一阵,最后拍胸脯保证只是让方嘉程给领导一个面子去试镜,成不成都由她自便,方才勉强谈妥。

*         *         *         *         *         *         *       

谷嘉诚接到配合试镜的通知时有点意外,没想到李枫果然搞定了高冷的方队长,想到要和这个眼中有杀气的女人搭戏,他不由得撅起嘴做了一个鬼脸。伍嘉成没有受过方嘉程眼刀的伤害,对于与神秘的女刑侦队长合作颇有一些兴奋,和之之在休息区分(八)析(卦)着本市刑侦队和TVB的O记有什么异同。

见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老谷把手里的kindle往小伍手里一塞:“帮我拿下。”

“干嘛?”

“去放松一下。”

“切,又去重生啊!”小伍把玩着kindle嫌弃地笑。

老谷回到休息区时小伍已经离开,之之说方队长到了,大家都去了作为临时摄影棚的排练厅。

老谷来到排练厅,果然见灯光摄影都在忙着做开拍前的准备工作,四下张望却没见到小伍。他再仔细找,看见导演在排练厅角落的置物架边跟人说话。置物架挡住了那人的脸和身子,只有下半张脸从格子空隙露出来,尖巧精致的下颌,薄薄的唇轻抿着,嘴角微微翘起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正是小伍。老谷走过去,一只手搭着导演肩膀算作招呼,一只手便伸过去要东西:“嘉成,我的……”

他愣住了。对面是身着二级警司制服的方嘉程。

方嘉程嘴边还带着一丝笑意,看向谷嘉诚的眼神中却带了几分惊讶、几分奇怪。

评论 ( 7 )
热度 ( 5 )

© 暗恋是一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